专家们热烈讨论了过去40年来中国城市化进程从快速到深入的转变

时间:2019-03-25 11:02:46 来源:尖扎农业网 作者:匿名
  

城市化:从速度到深度的转变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中国城市发展迅速。自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城市化进入了以人为本的新阶段。在中国城市化的下半年,中国的城市发展将走向何方,经历了40年改革开放的许多专家学者都有自己的看法?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城市化进程。这座城市发展壮大,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城市发展带动了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建设已成为现代化的重要引擎。中国城市崛起背后的驱动力是什么?如何控制城市疾病?未来中国的城市将走向何方? 6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和经济日报联合发布了《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6》,许多在会议上经历过改革开放进程的专家谈到了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改革促进了城市的崛起

“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有许多事情值得记住。有许多事情值得关注和总结,但我认为最令人眼花缭乱的是中国的城市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琳说。中国的城市化率从改革开放的第一年的17.9%增加到去年年底的58.52%,城市人口已超过8亿。无论是一线城市,二线城市,还是西部地区更偏远的县,中国城镇的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伟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国家宗教委员会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前院长,认为首先是农村改革等。由于农业承包责任制实现了农业发展和农村的繁荣,从而释放了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自给自足的干粮劳动力和城市户籍制度改革使剩余劳动力有可能从事非农产业。其次,在信息技术驱动的全球化背景下,对外开放使外国公司,资金,技术,管理和人才有可能流入该领域。第三,财税体制改革和地方政府绩效考核体系的建立,激发了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内地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和全球生产资料更加融入沿海城市,生产出全球销售的具有成本效益的产品和服务。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加速使中国的城市崛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与区域经济研究部主任侯永志认为,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中国的城市化率提高了41%,相当于每年超过1%。它不仅速度快,而且规模扩大,每年有超过1000万人进入该市。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仅取得了这样的成就,而且还保持了城市化进程的基本稳定。

“中国城市化的成功和城市的崛起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王伟光认为,中国城市的崛起导致了中国的成功发展和转型。 1978年以前,中国仍然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家,并且是收入最低的国家之一。 2018年,中国已成为一个制造大国,正在走向现代制造业国家和整个城市社会。中国城市的崛起加速了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国占世界人口的近五分之一,已进入城市社会,深刻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结构,显着提高了人类发展水平和整体速度。

城市化“下半年”面临挑战

“中国的城市可持续繁荣正面临挑战。在当前和未来,中国的城市伴随着许多风险和问题。城市的快速增长导致城市化泡沫的扩大,城市发展结构的不平衡加剧。城市,城市和城市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王伟光说,这不仅导致了不可持续的城市发展,而且还导致了泡沫的破灭和风险的实现。城市化和工业化的主要优势被削弱,包括人口红利的消失。生产成本上升,生态环境恶化,收入差距扩大。此外,随着中国城市的进一步发展,中国城市越来越多地面临发达国家城市与发展中国家城市之间的竞争。

“在人类进入智慧新时代的时代,科学技术,竞争规则和发展动力的变化将越来越快。中国城市随时都有失去竞争和消除竞争的风险。中国城市需要培养强大的核心竞争力。“王伟光说。

在国务院参赞,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主席仇保兴看来,中国的城市化可分为上半年和下半年。上半年是前40年。它是物质文明的载体,是追求GDP的城市化,后半部分转向以人为本的城市化。上半年是“灰色”城市化,但下半年必须是“绿色”城市化。邱宝兴认为,中国目前正从城市化转向深度城市化。在此过程中,它面临各种挑战,包括城市化进程的放缓。机动化将加强郊区化,社会快速老龄化和住房需求的持续增长趋势。减少,国际碳排放压力空前增加,能源和水资源结构性短缺持续增加,城市空气,水和土壤污染加剧,小城镇人类住区恶化,人口流失,城市交通拥堵变得越来越严重,城市特色和历史特征的损失,经济适用房的积累和住房投机过于繁荣,城市的防灾减灾功能明显不足等等。

有人认为,由于过去几年中国农业劳务力转移数量的下降,中国开始出现“逆向城市化”现象。徐林的分析表明会出现“反城市化”现象。特别是,劳动力资源的分配由追求更高回报和更高劳动生产率的部门决定。根据人们走向高峰的规律,劳动力资源仍然会从农业转向非农产业,从农村转向城市。

这个城市的未来在哪里?

邱宝兴认为,城市化将进入下半年,有必要进行农村土地改革的安全试点。有必要将城市的整体资源与“灵活的城市”计划相结合,提高城市的防灾能力。同时,实施“城市交通需求侧管理”,促进绿色交通的发展;改变经济适用房建设,降低房地产泡沫风险。此外,要全面保护城市历史街区,修复城市环境,推进“美丽宜居村庄”建设,保护和修复农村传统村落,加强城市群的协调发展,促进高层次的可持续发展。 - 密集城市化区域;现有建筑物将以“加固,节能和老龄化”进行重建,以加速绿色建筑的推广。他建议以特色生态小镇为出发点,改善人居环境,改造批量;以治理“城市病”为突破口,全面推进智慧城市建设。

“城市是问题的根源,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深度城市化”是“加速城市化”的解毒剂。“邱宝兴说,这个城市的GDP占80%,创新占95%,税收和财富占85%。聚合器也是文化的容器,城市的财富隐藏在太空中。这座城市需要从建筑物到基础设施进行改造,再加上“软件”——智能城市建设,以规范“城市病”。他认为,“深度城镇化”可以产生至少30万亿元的有效投资需求。中国人民大学资本发展研究所常务理事叶玉民认为,改革开放40年是前工业化时期和工业化前中期。生产的主要因素是土地物质资本,一般原材料和一般劳动力。但在工业化的中后期,劳动的本质已经发生。从一般劳动力转变为能够从事高效率产业和从事创新的人力资本。只有这种人力资本聚集,形成创新网络,才能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提高城市品质,增强城市竞争力。

叶玉敏认为,工业化和城市化是现代化的两大主题。在工业化的中期和早期阶段,工业化主导着城市化,但在工业化的中后期,城市化成为主导。人力资本在多大程度上累积,工业化可以发展到什么程度。城市化高质量发展的基本前提是人类的高品质生活。人力资本的积累是人类高质量生活的基本前提。

未来的城市化进程来自哪里? “我觉得未来的城市化应该更好地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更加关注已经进入城市的农民工的安置以及家庭和孩子的公民化。一旦这个问题被打破,中国的城乡人口比例就会发生相对较大的变化。“徐林说,更多的农民工及其家人将在城市团聚,形成对未来更加稳定的期望,他们的子女可以接受更多现代教育对中国的现代化非常有利。

“通过改革开放,为中国城市创造更光明的未来。”王伟光说,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40年来中国城市的成功为未来的可持续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通过城市发展增加了农村的发展。然后是国家的整体现代化,为人民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和中国梦的信心。只有继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能解决过去积累的问题;只有不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能应对全球竞争中出现的问题;只有不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能克服困难,迅速崛起;只有不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能克服困难和障碍,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只有不断改革开放,才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梦想。改革开放是改革开放的最佳纪念。